切换风格

伦敦 星空 加州 晚霞 绿野仙踪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城市 粉色心情 薰衣草 龙珠 白云 花卉 雪山
回复 0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405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铜币
266777
银币
365858
被导演潜规则轮奸的女明星[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28 07: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即可查全部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麦子,麦子,又来新戏了啊!」一身标准职场OL装的女助理兴奋的向着躺
在沙发上那毫无坐像的少女说道。

  少女那两只白净的脚丫子在空中晃荡着,她发出一声抗拒的悲鸣:「不要啦!
王姐,我还想去海南度假放松一段时间啊!」

  助理则一把按住了少女瘦削的肩膀,眼睛里则是按捺不动的激动:「要是普
通剧本的话,那我自然帮你推掉了!但是,这次可是张君中导演啊!拍他的戏哪
个不火?何况又是他最拿手的武侠片,这次之后你的名气一定会上一个台阶的!」

  少女则迟疑了一下:「我听说,他的名声可不太好啊?似乎……」

  「华夏你倒是给我找出一个名声好的导演?」助理直截了当的打断了她的话。

  「这种事情,讲的就是个你情我愿,大家都默认的,除了那种人品极差的,
不然不会用强的。也就一些十八线的博出位,想向上爬罢了。」助理继续劝说着
少女:「就算是刘天仙那种级别的不也拍过他的戏吗?你怕什么啊?出名要趁早,
你难道想等你人老珠黄之后再成名不成?」

  少女思索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她很是温柔的对着面前的助理说道:「那,
多谢王姐了,顺便和剧组确定一下拍摄时间吧?」

  助理兴奋的点了点头,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

  「什,什么?张君中导演看上了我,想要我去他的新戏中演女角色?」身材
高挑而又匀称的少女发出了惊呼声,她用力的一捶手,眼神中则是抑制不住的喜
悦。

  「张导有说什么角色吗?是女一号吗?」

  「似乎并不是,女一号似乎另有其人。」

  「啊?这是要我陪跑,做别人绿叶的意思吗?」

  她的助理在旁边补救道:「似乎并不是的,就算女二号也不亏啊!只要你争
口气,女一号未必有你来的更加有吸引力呢!」

  一听到只是女二号,少女一副慵懒的模样坐在梳妆台前化着妆:「哎,女二
号就女二号,那就赏个脸吧,毕竟人家可是大导演,我们可得罪不起呢~ 」

  助理忐忑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玉雯,那位可是有些
不好的传闻,毕竟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王玉雯正对着镜子细细的描着眉,听到助理的话,她则发出了一声嗤笑声:
「呵呵,他也就欺负欺负那种没什么名气的小角色罢了,我这种级别的,是他能
为所欲为的吗?」

  助理将自己的担忧吞了回去:「那玉雯你自己多注意点啊!」

  王玉雯则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

  片场,一个胡须发白,蓬松头发的老头指挥着片场的工作人员,他不住的向
门口望去,找寻着他所渴望着的两道身影。很快他那浑浊的眼睛一亮,找到了自
己的目标。一个大眼睛的少女扎着可爱的丸子头,正蹦蹦跳跳的和一个足足比她
高半个头的恬静少女走在了一起。她们两人有说有笑,那高挑的文静少女时不时
露出温柔的笑容附和着旁边的可爱少女。

  老头向两位少女打了个招呼,向她们示意着。两位花枝招展的少女则一脸恭
敬的走到了老头面前鞠了个躬:「张导好!感谢您这次的盛情邀请!我们一定会
好好努力的!」

  老头则露出了爽朗的笑声,好似那和蔼的邻家老爷爷一般,他谦逊的摆了摆
手:「哎!这主要是你们两个足够的优秀,不然我何必千辛万苦的把你们两个请
到这里来呢?」他将手中厚厚的一沓剧本递给了两位少女,很是平易近人的向两
位少女讲解着:「我们这个呢,是穿越武侠剧,你们可以先看一下剧本,第一幕
的话会是校园剧,所以你们要换上学生装。」

  两位少女乖巧的点了点头,示意着知晓,和老头打了个招呼后,她们便选择
了离去,准备换上衣服。老头则满意的望着两位少女那俏丽的身影,嘴角咧起了
一抹恶意的笑容。

  「老大,我们那里已经布置完成了,不属于我们的人通通被调走了,剩下的
不仅全是李家班的,而且都是信得过的。哦,对了,今天大楼的监控坏掉了,保
证事后她们半点证据都掏不出来。」

  老头则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小黎啊!这套活做的漂亮!跟我几年了?看来
是得要给你加点压力了啊?」

  黎姓男子激动的身子都在颤抖着:「老,老大,我跟您八年了,是您老把我
从一个跑龙套的提拔到助理。」

  「知道为什么我看重你吗?」也不理会黎姓男子的反应,他自说自话了下去:
「因为你机灵,当然最主要的也不是机灵,而是你小子敢背锅,每次还能把锅再
甩出去,这就有点门道了!」老头拍了拍黎姓男子的肩膀露出笑容:「嘿嘿,好
好干,小子,前途光明啊!」

  黎姓男子则一脸感激的点了点头。

  更衣间中,两个少女则在打闹着,大概是年轻的缘故,她们可以毫无顾忌的
互相开着玩笑。赵今麦主动的将王玉雯扑在了身下,双手揽住了那好似拂柳一般
的腰肢,那可爱的梨形小脸则蹭弄着王玉雯那高耸的玉乳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嘻嘻,玉雯姐的这里,又变大了啊~ 摸起来的手感好棒啊!」

  王玉雯同样不甘示弱的用自己那双修长的美腿用力的夹紧了赵今麦的蛮腰,
令她连连求饶。王玉雯那玉白的小手轻轻的捏住赵今麦肉嘟嘟的脸蛋,故意打趣
着她:「小色女,你这里也不小嘛~ 」她的手向下探去,直接按在了赵今麦那挺
起的小山丘上,赵今麦被这下突袭吓得发出惊叫声。好似美女蛇一般,那娇躯不
住的扭动着,试图摆脱胸前的那只魔爪,她同样回以魔爪袭向了王玉雯的胸前玉
兔。两个少女就此在更衣室中嘻嘻哈哈的打闹了起来,这副场景有些温馨,完全
抛去了娱乐圈中的尔虞我诈。

  很快她们便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楼外的男人不由眼前一亮。其实她们的衣着
很是简单,上身是一件白色的校服衬衫,下身则是一条蓝灰相间的百褶短裙。但
衣着的简单反而展现出她们的青春与活力,两位少女的年龄并不大,一位二十四
岁,另一位则只有十九岁,可以说正处于风华正茂的年纪,连带着脸上的笑容都
显得有种活泼气了。

  张君中的眼前一亮,冲着两位少女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盛情的邀请她们前往
办公室中进行第一幕的拍摄。不疑有他,两位少女跟在了张君中的身后,向着大
楼内部走去。至于两位助理则被张君中安排的片场人员留了下来,毕竟谁让他是
鼎鼎有名的大导演呢。

  「很好!那让我们拍第一幕吧!action!」

  若是按照赵今麦和王玉雯拿到的剧本发展的话,第一幕是两个少女前往教导
处向教导主任认错,随后意外穿越;但如果按照这样展开的话,这群色狼哪有什
么下手的机会呢?那剧本早已被张君中掉包了,现在两个少女拍的可是个极为刺
激的剧本。

  此刻剧中的王玉雯正在和教导主任对着台词,突然那扮演教导主任的男演员
直接揽住了王玉雯那纤细的腰肢,大嘴直接吻了上去。王玉雯被这突然袭击打的
猝不及防,只是被动的发出呜呜的悲鸣声。男演员的手在王玉雯的身上乱摸着,
感受着怀中少女那柔软的身姿。王玉雯哪里敌得过面前化身为狼的男人呢?她的
双手用力的推搡着男演员那好似铜墙铁壁一般的胸膛,却还是无法挣脱男演员的
怀抱。

  站在一边的赵今麦则发出惊呼声,她抬起纤手指向了正在狼吻王玉雯的男演
员:「你,你们在做什么?大家,大家快阻止他啊!」

  张君中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这只是正常拍摄嘛,小麦干嘛着急?」

  赵今麦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老头,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双手缩在胸
前:「这,这是正常?剧本里怎么没有这一段啊?」

  「怎么会呢?你再仔细看看?」张君中边说边将自己手中的剧本递给赵今麦。

  赵今麦忙结过看去,她气的胸口不住的起伏着:「你,你们无耻!这剧本和
给我们的完全不一样!」张君中递给她的剧本开篇赫然是一出强奸戏,并且那剧
本还极为露骨的描述着性爱过程。赵今麦不露声色的向后退去:「张导打算怎么
把这件事结尾?我需要通知一下我的经纪人。」赵今麦才刚一掏出手机就被张导
的手下夺了过去,此刻的她同样落入了致命陷阱之中。

  「这不太好吧?怎么能到了,不拍戏呢?这可是要付违约金的!」

  另一边的王玉雯总算将那用力亲吻她的男演员推了开来,她一副惊魂未定的
模样,随后大声吼道:「你,你们!等着上法院吧,我要告你们猥亵!」

  赵今麦退后了一把,将情绪失控的王玉雯搂在了怀里,轻抚着她的背部:
「那么,张导,我们赔违约金好了,多少钱呢?是转账还是借款?我们不会逃账
的,这点您可以放心!」

  王玉雯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赵今麦直接捂住了嘴。

  张君中则很是欣赏的望着面前可爱的少女:「啧啧啧,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会
和她一样,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聪明啊?」

  王玉雯则诚恳的望着面前白须的老头:「这戏,我们真的拍不了,想必我们
赔的违约金,足够您找其他人了。」

  张君中一拍手,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哎,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你们的
赔偿吧!那么违约金应该要什么呢?」他捋动着自己的胡须,毫无顾忌的用那淫
邪的眼神在抱在一起的两位少女身上扫视着:「那就用你们两的身子作为赔偿吧!」

  不等两个少女反应过来,张君中一挥手,他的手下便直接扑了上去,将两个
少女按倒在地上。男人们的手强行将少女的双手双腿扯开,令她们门户大开,以
大字型的姿势躺在了地上,这群男人自然没有放过这种难得的揩油机会,在他们
面前的可都是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大明星,而他们不过是跟在张君中背后打杂的存
在,往日里哪有机会接触到这种高高在上而又名气响亮的女明星呢?

  权力是男人最好的春药,而名气则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两位少女的长相本
就不差,再加上此刻她们那幅惊慌失措的样子,更是我见犹怜。张君中慢慢踱了
过去,蹲下身子,用手捏住少女玉白的下巴,好似收藏大家,品鉴了起来。

  他先是挑起了王玉雯的下巴:「啧啧啧,这个长相不错,身段又好,瞧瞧这
标标准准的樱桃小嘴。」他边说边用自己那干柴般的手指点在了王玉雯的丹唇上,
轻轻摩挲着她那娇嫩的好似玫瑰花瓣一般的嘴唇。王玉雯好似一只发怒的母狮子
一般,张口就咬向了张君中的手指。张君中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脸上留下了鲜红的
巴掌印记。

  他走向了旁边同样被按在地上的赵今麦的身边,弯腰然后那双大手在赵今麦
的身上一阵乱摸。赵今麦的身子乱颤着,她不住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摆脱那只恶
心的在自己身上乱摸的狼爪,可惜她的反抗无疑是徒劳的。这无谓的反抗反而令
张君中慢慢品味面前美人儿的绝望。

  「啧啧啧,这个小美人也不错呢!长得可爱,而且比旁边这个干净多了,真
是纠结到底该玩哪个呢?」

  王玉雯的眼中仿佛能够喷出怒火一般:「你个老混蛋!我告诉你,等我出去
了,我要告死你!我的助理到时候肯定会上来的!」

  「嘿嘿,你的助理?她已经被我们的人请去和咖啡了,恐怕要到下午才能醒
过来吧?」他的眼神好似毒蛇一般在王玉雯的身上逡巡着:「既然你这么活泼,
那么就多让点男人伺候你吧?原本还想一起玩的,不过看样子,还需要好好的训
练一番啊!」

  仿佛听到主人命令的猎狗一般,张君中的手下们迫不及待的开始玩弄起躺在
地上的王玉雯。

  「混,混蛋!你们,你们放开我!呜呜……」王玉雯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小
嘴就被一个男人迫不及待的用嘴堵住了。其他人则分别握住了王玉雯的素手和莲
脚,抢占着一切能够玩弄的位置。一个肥宅站在了王玉雯的面前,很是激动的揉
捏着王玉雯胸前那两团小巧可爱,微微凸起的胸部。他一边隔着那白色的校服衬
衫玩弄着王玉雯的酥胸一边激动地说道:「玉雯姐,我,我可是你的粉丝啊!我
最喜欢你在少年派里的扮相了!没想到我居然能看到你的真人,真是太棒了!」
肥宅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那根并不算小的肉棒,此刻它正在向着自己
的偶像致敬呢!

  肥宅将王玉雯的那件白色的校服衬衫往上捋去,直接将王玉雯那白色的抹胸
扯掉,那双胖手一把就握住了那对白的似雪的小巧鸽乳。王玉雯痛苦的发出悲鸣
声,自己即便是和一些男明星暧昧,也不过是蹭点名气罢了!她压根就没想那么
早将自己交出去。此刻,此刻自己居然被一个恶心的肥宅亵玩着,王玉雯只以为
自己是在做梦,可惜胸前那揉捏的疼痛令她回到了现实之中。

  肥宅好似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他压在了王玉雯的身上,大脸则磨蹭着王
玉雯的胸前酥胸,感受着那白腻乳肉所带来的绝妙触感。王玉雯的身材并不像西
方人那般的丰乳肥臀,反而流露出一种东方婀娜的古典美感。那对酥乳好似一团
乳鸽一般,大小适宜,肥宅的胖手很是贪婪地揉捏着。肥大的嘴唇不住的舔舐着
王玉雯的樱乳,那粗舌围着王玉雯的乳头直打转,刺激着那好似新剥鸡头米般的
乳头逐渐硬了起来。

  此刻的王玉雯连呜呜的悲鸣都没办法发出来,她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揽住了纤
细的腰肢,并且强行将她的脑袋侧了过来,迫不及待的将那可爱的粉嫩小嘴含在
了自己的口中。为了方便其他人使用这具青涩的肉体,几个男人将王玉雯抱住,
令她站了起来,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块夹心饼干,被两个男人夹住了中间。前面的
肥宅不住的玩弄着她那裸露在外的酥胸,身后的男人一边揽住她的腰肢另一边则
强行掰歪她的小脸,不住的索取着王玉雯的香甜津液。

  王玉雯的两只小手同样没有被男人们放过,她那双原本应该弹奏出美妙音乐
的纤纤素手此刻却被男人们握在手中肆意的揉捏着。男人们快速的脱掉了裤子,
将那一根根丑陋的肉棒露出,强行将王玉雯那素白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肉棒上。
男人们兴奋的按住了王玉雯的素手前后的撸动着。王玉雯则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她的小手试图张开以此来摆脱手心之中那根滚烫的而不断跳动的肉棒,她简直就
要哭了出来。

  她的两只小脚同样也没被男人们放过,面对着她的肥宅抱住了她的腿弯,另
外两个男人则很是迫不及待的将她的小脚握在手心之中把玩着。一个男人褪去了
王玉雯的方头小皮鞋,然后慢慢的脱下了她的棉袜。望着面前那晶莹圆润的足趾,
他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那白净小巧的莲足好似知道自己那悲惨的未来一般,
她的足趾下意识的蜷曲着。

  男人的粗手则不住的抚摸着那好似温腻暖玉一般的小脚,最后他抑制不住的
将那只小脚含在了自己的口中。好似品尝着什么美味一般,那粗舌不住的刮蹭,
舔舐着那晶莹贝壳般的圆润足趾。一阵黏糊糊的感觉从她的小脚传来,王玉雯下
意识的扭动着小脚,试图从男人的口中拔出,那小脚却被男人的大手直接按住,
然后向着自己大嘴的深处送去。在那可爱的小脚上涂满属于自己的唾液,男人还
很不满足的好似尝着雪糕一般,用自己的舌头不住的舔舐着王玉雯小脚的足背,
足弓,乃至于柔软的足底。

  另一个男人则更是直接的玩弄起王玉雯的小脚,他直接掏出了自己的肉棒,
然后塞进了王玉雯的方头小皮鞋与棉袜的缝隙之中,好似这小脚和鞋子之间的缝
隙也是一处小穴一般。他将王玉雯的棉袜褪去,滚烫的肉棒直接放在了王玉雯那
冰凉温腻的足底,然后开始自己的玩乐。王玉雯羞的简直就要哭出了声,面前的
男人们是那么的变态,足底那滚烫的触感自然令她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恶心的东
西被塞了进去,她多想此刻直接昏过去,那么也就完全用不着去想自己此刻的处
境了。她的足背绷紧,努力的伸展着,试图以此摆脱足底之下的滚烫肉棒,但她
的反抗无疑是徒劳的,男人惬意的享受着那种紧窄的感觉,自己的肉棒被大明星
踩在了脚下,这种奇异的征服感令他简直就想将精液射进少女的鞋中。

  另一边的赵今麦处境显然比王玉雯要好很多,毕竟没什么人敢去打扰张君中
的雅兴。大概是年纪大了的缘故,明明是强奸少女的龌龊事,却被张君中搞出了
几分雅意。他的手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朵白玫瑰插在了赵今麦的额头刘海上,那
已经有些松弛的手轻轻拂过了赵今麦那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他有些诗兴大发:
「这可真是人比花娇啊!」他的手在王玉雯的身上滑过,赵今麦那明亮的大眼睛
扑闪扑闪着,眼眶里逐渐蓄满了泪水。

  「张,张导,求,求求你放过我好吗?今天的事,我保证不外传……」

  张君中不由噗嗤一笑,他的手慢慢将赵今麦身上的那件白色学生衬衫掀了起
来,露出了里面那雪白的肌肤。不知道是年龄尚小,还是天生如此的缘故,她的
胸前好似那含苞待放的花蕾一般,只是微微凸起了两个小山丘,不过这丝毫没有
影响张君中的雅兴,他反而慢慢吟了一首前人的诗:「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
头二月初。」

  赵今麦的胸前穿的则是纯白的抹胸,张君中拿出小刀轻轻一划,即便是只有
荷包蛋一般大小,那对雪白的乳肉依旧跳动着。隐秘的胸部暴露在空气之中,就
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男人视奸着,并且还要被玩弄,赵今麦委屈的嘤嘤啜泣着。

  不过张君中这种老油子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呢?对于他而言,赵今麦这
种干净剔透般的性格可以说是极为美味的珍馐了。他那粗糙的手指掐揉着赵今麦
胸前那微微鼓起的荷包蛋,感受着那滑腻乳肉所带来的的极佳触感。他贪婪地从
赵今麦那娇嫩的脸蛋舔起,粗糙的舌头摩挲着,赵今麦厌恶的扭过小脸,却还是
无力摆脱那恶心的舌头。张君中的舌头顺着她的脸蛋向下舔去,下巴,鹅颈,锁
骨,最后停在了赵今麦胸前那才露尖尖角的酥乳之上。

  他的另一只手则用力的揉捏把玩着赵今麦的娇嫩乳头,将其在自己的手心中
变幻成为各种形状。看着赵今麦那痛苦的小脸,他有些急切了起来,粗手拍打着
赵今麦那已经有些潮红的小脸,他邪笑着问道:「麦子还是处女吗?」

  如此直接的问题令赵今麦羞红了脸蛋,完全不好意思去回答。张君中则自说
自话了起来:「既然麦子不愿意说,那我只好亲自尝试了~ 」张君中直接脱掉了
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那已经硬起的肉棒。即便平时过着御女三千的淫乱生活,那
话儿依旧是老当益壮,看着那外形颇有些狰狞的巨物,赵今麦吓得发出惊叫声,
她的挣扎更加剧烈了起来。

  张君中露出淫笑,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了赵今麦的身上,那肉棒摩挲了几下赵
今麦的下体,找寻着进入的位置。赵今麦的下体光滑且无毛,看样子应该是只天
生白虎,那阴阜滑腻而有松软,肉棒戳上去的触感极佳。因为赵今麦身子扭动的
缘故,张君中几次都只是在她的下体摩挲着。不过张君中并不在乎赵今麦的反抗,
对于他来说,看着猎物拼命挣扎,最终依旧无法逃脱出猎人的致命陷阱,这本身
也是一种极大的愉悦与享受。

  而赵今麦则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与绝望中,她连荧屏初吻都没有交出去,更别
提自己的第一次了。怎么,怎么可以被这种猥琐的为老不尊的混蛋夺去?如同被
猫戏耍的老鼠一般,她的力气在慢慢的消退,很快那根肉棒就抵在了她的蜜穴口
处。那炽热的肉棒好似烙铁一般灼烧着她的下体,赵今麦吓得只想哭出声来。

  然而张君中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她呢?肉棒抵住了赵今麦的蜜穴口处,慢慢的
分开了那遮住她蜜穴的两瓣唇肉,张君中一边用力的向内推进着,另一边则故意
凌辱着她:「嘿嘿嘿,没想到麦子居然真的是处女呢,第一次就交给了我,我可
真是开心啊!」

  被老男人压在身下的赵今麦只能发出呜呜的哭泣声,她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反
抗的力气。肉棒触碰到一层弹性十足的薄膜,张君中只一沉气,下体用力的向前
一撞,便彻底的突破了那层薄薄的处女膜。赵今麦则痛的发出尖叫声,处女膜上
密布着大量的敏感神经,下体突如其来的撕裂般得疼痛简直就要击溃了她的理智。
犹如被一把钝剑强行塞入了下体一般,那娇嫩的膣内软肉不住的被摩擦着,很快
她的声音就变得沙哑起来,她哭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张君中则爽的快要叫出了声,那处蜜穴紧致非凡,好似婴儿小手一般紧紧攥
住了他的肉棒,每一步的向前推进都遇到了极大的阻碍,蜜穴内的软肉和褶皱就
好像触手一般紧紧的缠绕住他的肉棒。张君中一边不忘用那粗手玩弄着赵今麦那
含苞待放的蓓蕾,另一边则故意的羞辱刺激着身下的少女:「嘶,嘶,好紧啊!
麦子的下面好会夹啊!我的肉棒被麦子的小穴主动的含住了呢~ 真是太舒服了啊!
果然,年轻女孩的小屄还是够紧的!」

  赵今麦则用那仇视的眼神望着张君中,她那洁白的贝齿紧咬着粉嫩的嘴唇,
可是她的仇恨注定无果。几台摄影机依旧开着,将场上这淫靡的画面通通录制下
来,这也是张君中的惯用手段,不然他早就被一些他上过的女性报复了。肉棒挤
开赵今麦蜜穴内紧致的褶皱,狠狠的撞在了赵今麦的花心之上。敏感部位遭到袭
击,赵今麦不由发出一声闷哼声。

  一阵酥麻的快感从她的下体流向了赵今麦的大脑,那原本撕裂般的疼痛也逐
渐转变为一种酥麻的舒服感。肉棒退出,然后撞在了她的花心上,张君中惬意的
享受着赵今麦的处女小穴,尤其是看着她那仇恨的眼神,那一瞬间的破坏欲与满
足感,简直就让他到达了高潮。

  另一边的王玉雯的处境则要比赵今麦的状况差多了!好似夹心饼干一般,她
被几个男人团团围在了中间,她的那身校服装此刻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衬衫被撕
成了布条,裙子同样耷拉在她的膝盖弯处,两个男人则一前一后的夹击着她。王
玉雯的眼中终于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不,不要,求求你们了,放,放过我吧!
我,我有钱,我有很多钱……你们可以拿它玩更多的女人。」

  面前的肥宅发出了狂热的呼声:「女神,你可是我的女神,我怎么会拿你的
钱呢?」

  身后的男人则发出了嗤笑声:「呦呵,我可没怎么尝过大明星的味道呢~ 其
他女人,怎么会有你够味呢?」

  两人的手在王玉雯的身上一阵乱摸,在那玉白的娇躯之上留下了一个个鲜红
的指印。那滚烫的肉棒就紧贴在王玉雯那娇嫩的肌肤之上,引得她害怕的瑟瑟抖
颤,可是此刻的她被男人们围在中间,哪里还有躲闪的余地呢?

  她向着面前的肥宅哀求道:「求,求求你救救我吧。你,你不是我的粉丝吗?
我,我……」一时间王玉雯也不知道该许什么承诺了。

  肥宅则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那偶像可以亲一下我吗?」他那粗大的肉
棒就顶在王玉雯那紧致而又结实的小腹之上,这位北影的高材生看来舞蹈功夫很
是扎实啊!

  王玉雯纠结了一下,面前的肥宅口中散发着一口难闻的口臭味,长着一张平
平无奇的路人脸,满身散发着一股肥油味,若是往常她都不会正眼看一下这种人,
但此刻落难的她竟然要把这种人当做是救命稻草?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闭
上了眼睛,将自己那玫瑰花瓣一样红艳的嘴唇送了上去。

  女神的主动送吻令肥宅很是激动,尤其是那深埋于王玉雯瞳孔中的高傲与不
屑,和她被迫去亲吻一个肥宅的绝望与痛苦交织在一起,对于肥宅而言无异于打
了一剂春药。他迫不及待的将王玉雯那娇嫩的嘴唇含在了嘴里大口吸吮着,将女
神的香津通通咽入口中,连带着那条滑腻的小香舌同样含入了自己的口中。

  王玉雯则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声,脸上露出了深深的嫌弃与痛苦。软舌被肥宅
那恶心的粗舌卷住,缠绕,王玉雯差点吐了出来。主动的向肥宅索吻,自己竟然
自甘下贱到这种程度,王玉雯绝望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肥宅自然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王玉雯,他那根粗大的肉棒划过了王玉雯的美
鲍,抵在了那处蜜穴口处,然后用力的向内捅入。王玉雯不由瞪大了眼睛,发出
了呜呜的痛呼声,那剧烈的疼痛令她完全没力气站起来,只能靠着前后两个男人
支撑住她的身体。她那一对素手想要努力地抽出,进行反抗,却还是被其他男人
紧握着,撸动着他们的肉棒。

  王玉雯的眼睛里,后悔一闪而过。她倒不是有什么处女情结,只是觉得自己
的第一次应该给出去的更有价值,所以即便她有那么多的绯闻男友,但从来都只
是赤裸裸的利用关系。好似一只灵巧的蝴蝶一般,总是恰好躲过香甜的陷阱。但
是今天,她却栽了,自己的第一次,居然,居然被一个肥宅给强行夺去了……王
玉雯的精气神好似被彻底的抽去了一般,如同一滩软肉,躺在了身后男人的怀里。

  肥宅则喘着粗气,用力的将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捅入自己偶像的蜜穴之中。
那根粗大的肉棒沾染着鲜红的处女之血然后王玉雯的小穴深处捅入着。好似一头
蛮牛一般,肥宅完全不顾怀中偶像的感受,那根粗大的肉棒直接强硬的挤开了王
玉雯的膣内软肉,一直贯穿到她的花心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从她的下体袭来,
王玉雯痛的身子不住的扭动着,下体彻底地痛的失去了知觉,好似不属于自己一
般。

  但她的厄运可并没有到此结束,身后的男人同样也没闲着。他从兜里掏出润
滑剂,涂抹在他的肉棒上,那粗大的肉棒抵在了王玉雯的菊穴之上,慢慢而又坚
定的向内捅入着。王玉雯不由瞪大了那双美眸,她的内心发出惊叫:「不,不可
以!那里,那是不可以啊……」然而她的小嘴被肥宅不住,不住的舔舐着,她完
全说不出话来。

  出生中产之家的王玉雯很是注重于保养,这具娇躯自然是她自傲的资本,连
带着后面她都不忘清洁。所以她的雏菊完全不像普通女性一般的乌黑或是疙疙瘩
瘩,反而透出一种健康的粉嫩与婴儿般的白嫩。身后男人的肉棒抵在了她的雏菊
上,感受着她那雏菊呼吸般的韵律。肉棒强行的向内推入着,他挤开了那紧致的
括约肌,努力向内扩展着。

  王玉雯则被吓得臀部肌肉一阵收缩,将那巨大的肉棒紧紧的夹住。雏菊对于
王玉雯而言简直就要比蜜穴还要令人羞耻,结果,结果就这么被男人亵玩着,王
玉雯只想放声大哭。身后的男人并没有放过她,那粗大的肉棒依旧向着王玉雯的
雏菊深处推进着。那紧致的雏菊哪里经受得住如此粗大的肉棒呢?那原本粉嫩的
菊肉此刻都变得有些透明了,毛细血管破裂,殷红的鲜血从她的雏菊中流淌而下。

  身后的男人用力一抓王玉雯那曼妙的腰肢,肉棒用力的向前一挺,他发出了
一声舒服的呻吟声,肉棒自此进入了一个滚烫的肉棒之中。直肠软肉将他的肉棒
紧紧的包裹住,那炽热的肠肉给予着肉棒绝佳的触感。它还在不断的蠕动着,好
似主动给男人的肉棒做着按摩一般。

  王玉雯简直就快要疯掉了,两根肉棒在她的蜜穴之中抽插着,只是隔着一层
浅浅的薄膜,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两根肉棒的灼烫触感。这双倍的快感袭击着
她的大脑,好似被情欲烧坏了脑子一般,她发出一声尖叫声,那娇躯不住的上下
抖颤着。一股热流从她的蜜穴之中喷涌而出,通通浇灌在肥宅的肉棒之上。

  肥宅的肉棒则狠狠的捣在了王玉雯的花心之上,他同样发出了一声怒吼声:
「给我乖乖的怀上孩子吧!」

  王玉雯逐渐回过神来,她吓得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不,不,不要……呜
呜,不行的,不可以射进来……」但肥宅怎么会理睬她的哀求呢?大量的精液喷
涌而出,狠狠的浇灌在她的花心之上。王玉雯被烫的发出惊叫声,她能够感受到,
生命在自己体内的孕育。

  很快便有人将肥宅一把推开,然后将肉棒直接捅入了王玉雯那流淌着浑浊黏
液的蜜穴之中。王玉雯和赵今麦绝望的对视着,这可怕的地狱,什么时候才结束
呢?
99俱乐部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帮助,有好的建议或意见请到【意见反馈】版块告诉我们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99热久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论坛最新地址,久久热人自己的论坛  

GMT, 2023-2-2 17: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